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毅 > 阴魂不散的廋肉精

阴魂不散的廋肉精

       阿城在《棋王》里面说“场上几只猪跑来跑去,个个儿瘦得赛狗。”那时的猪自是不需要瘦肉精的。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猪,膘肥体壮是普遍态势,阿城自是不会再用油的匮乏来表示对生活的不满意了,吃瘦猪肉比肥猪肉的幸福指数高了,挑肥拣瘦的人跟着一天天多起来。

       为了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对瘦猪肉不断增长的需要,访学归来的科研工作者,把美国发明的瘦肉精原汁原味地引进来,好不容易肥起来的猪又嗖嗖地瘦回去了,不是当年瘦如柴狗的皮包骨,而是浑身腱子肉那样的“健美猪”。

       再回首,比较一下时间表,瘦肉精被领入中国大陆时,专家们有意无意地遮蔽了一些事实,引来的可不是西方灵丹妙药,而是已被抛弃的残羹冷炙。欧共体1988年初,美国1991年,都已经禁止盐酸克伦特罗物质当饲料添加剂使用。

        现在偶尔还听得见一些悻悻然不甘心的声音,想为瘦肉精扳回一局:瘦肉精也分三六九等,莱克多巴胺不也还在美国大行其道么?只是,美国的猪肉实在不好吃,美国的猪别说跑来跑去,连站起来爬个三十度斜坡都费劲,何必拾人牙慧?再说了,这是make for China 的时代,中国是肉品进口大国,美国为了符合瘦肉精不得检出的中国标准,不喂瘦肉精的猪已经肥了一茬又一茬了。

        反手摸肚脐热闹的那会儿,和猪比体脂率的搞笑活动不甘示弱蓬勃展开,只是一堆自我感觉良好的靓女们和猪比了一通之后,灰溜溜地弃猪而去,一心一意忙锁骨养鱼了。生长猪体脂率为14%左右,育肥猪18%左右,窈窕淑女们至少也要20%才能保证内分泌正常,所以齐刷刷都败下阵来。还好,健美先生大致可以和猪不分伯仲。这件闲事,充分说明猪不可貌相,肥不止目测,胖名之下其实难副的猪,一直忍辱负重为胖子代言,猪一直悄悄瘦啊,比芭蕾舞女演员还不胖啊,对如此励志的,如此不慕虚名的实质不肥猪,还要丧心病狂下瘦肉精,真是人心不足新篇章。

         现在的狐狸不论是不敢还是不屑,总之是都看不上唯心主义那一套,狐狸早就不走成精的老路子了,但瘦肉精和猪这对冤家,不仅没有让我们看到始乱终弃的不堪,瘦肉精居然愣是敢顶风作案成了精,隔三差五就借猪还魂,躲在肉肠里,藏在鲜肉间,搅得中国猪肉界不得安生。

         前几年双汇闹得灰头土脸,这又弄得金锣河发水涨。瘦肉精成精绝非一日之功,还魂就更有诸多不易,后知后觉引妖入室后,我们还是迅速决定把瘦肉精赶尽杀绝的,掐指一算这追杀令十三年了,其间,专项整治的重拳出击,拉网行动的片甲不留连绵不绝,但就是做不到令行禁止。这知名企业尚且有漏洞,无名作坊情何以堪?所以,瘦肉精在中国是看上去生不逢时,实则生逢其时。

          中国大的肉类企业,和在中国落地的瘦肉精家族差不多年纪,弱冠之年,随着人民群众要站在食物链高端大块吃肉的欲望得到充分满足,肉企们跨越式发展,做大做强做出一定影响力了。只是家大业大,原料出事的可能就越大。

          不过这瘦肉精事件一再发生的原因,除了问责企业监管之外,实在需要再挖出点其他责任人了。追本溯源,瘦肉精这技术是从美国来,但瘦肉精不可能从美国运过来给养殖户,养殖户也不会自己制造出瘦肉精。如果弄不明白瘦肉精到底是谁生产的,谁卖给养殖户的,瘦肉精就阴魂不散,装神做鬼不肯停。

           分析瘦肉精的地下产业链,瘦肉精制造者、瘦肉精改头换面勾兑者、瘦肉精贩子们联手攫取了绝大部分利润,处在最底层的,给猪吃瘦肉精的养殖户,既是害人者,更是受害者,是不得已的市场屈从。所以,揪出一次双汇,沙僧八戒双双把家还,那是高兴得太早,打到一遭金锣,悟空唐僧就鸣锣收兵,更是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白骨精要打三遍,重要的话要说三遍:顺藤摸瓜除掉害猪害人瘦肉精的源头,才是降魔除妖的人间猪道。

         猪的世界就算灭了瘦肉精也还有心酸,咱们本土的猪已经多乎哉,不多也了。种猪大都乘飞机来,猪精液也有空运来,尤其猪饲料中的主力军豆粕,尽是船运来的。这猪就算领养吧,当然还是咱们家的,不过要是在风口上的猪真要是飞起来了,都要归国寻亲的场面,还是会让我们有点尴尬。

         再回来说瘦肉精,消费决定市场,市场引导养殖,所以必须要和谈肥色变的消费者说的是:猪油,肥肉的香有口皆碑,而且最新流行病学研究认为肥肉猪油都被冤枉了,并没有确凿证据表明这两样美味对健康不利,某些人言必称的美国也改了说法,不再认为它们是心血管疾病的罪魁祸首。这么看来,从容享受肥猪提供的美味是人生一大幸事,就让养殖户放心大胆让猪且肥着吧。

          用阿城的心思收个尾,吃没有瘦肉精的、肥瘦相间猪肉的生活好生幸福,为放心吃而努力,但又不止步于为吃个放心开心,才活得是个人样。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