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毅 > 凤爪为什么那么红,为什么那么红?

凤爪为什么那么红,为什么那么红?

       凤爪是非不断,但基本不温不火,无非就是:病死鸡爪+双氧水,以及无骨凤爪不是纯手工操作,竟然是老太太纯嘴工操作的,云云。

     凤爪小火过一把,那是紧跟在僵尸肉后面,以僵尸凤爪的老迈之态火起来的,犹记得那时节的处女座吃货啃凤爪时,恨不能抓一堆活鸡来现割现卤。

      凤爪自己也没想到,2016年的开门红来得那么快,而且是红透半边天的大红大紫。

 事情的发生是这样的——

一个衣着光鲜面目尚好的姑娘,在地铁里旁若无人大啃凤爪,在恨不得被挤成相片的地铁里啃凤爪,得承认是个技术活,也得承认这吃独食的自顾自是惹人嫌的。

凤爪少肉多骨是常识,啃凤爪吐骨头也是常理,但直接吐到地铁车厢上,那就是叔可忍,婶不可忍了,大战爆发,承蒙人手一机,生活的记录者们,把两军对垒的精彩传到网上。

于是乎,吃相不好,口出不逊的啃凤爪姑娘,愣是抢了汪峰的风头,不仅头条了,还网红了。凤爪,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跟着2016年第一位网红,一举走向大红大紫的凤爪巅峰。

那么,问题来了——地铁里究竟能不能啃凤爪?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破罐子破摔的纽约地铁那就不说了,别说啃个凤爪,就是搭个鸡圈,估计也是可以的。

还是看看秩序井然的新加坡吧。新加坡地铁禁止任何饮食行为,吃也不行,喝也不行,嚼也不行,口香糖也是不可以的,啃,当然也是不行的。违反者罚款伺候,200元新加坡币,折合人民币920元。这可以买多少凤爪宅着吃啊,可着劲吃也够啃三月的了。

再说咱们自己的地铁,地铁里的人来自五湖四海,心理状态各不相同,身体状况也各不相同,对地铁里吃东西这码事,不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是注定观点不同,角度不同,包容度不同的。

啃个馒头,喝瓶矿泉水,无味还低调,就是满足饥饿的合理需求,谋生大不易,大多数人还是能接受的。

但馒头属于温饱,属于为了活着而吃下去;而凤爪属于小康,属于为了好吃而吃下去。馒头走胃,凤爪过心。馒头的饿,吃馒头的可以忍,看吃馒头的旁观者也大体可忍;凤爪的馋,啃凤爪的不愿意忍,看啃凤爪的旁观者也大体不肯忍。有闻得到的明显味道,有看着都嘎嘣响的吃相,所以凤爪,和榴莲一样,和鸭脖子一样,都是地铁里乘客容忍度低的食物。

越是人群密集的公共空间,每个个体越需要自我约束,这是自我修养的外在体现,也是对他人的尊重,也是避免冲突的基本大法。自由的边界是不影响他人权益,公德的本质是意识到他人的存在。

至于不能在地铁里吐骨头,幼儿园小朋友都知道,就不再赘述了。新加坡地铁站都没有设立垃圾桶,一方面是为了防止恐怖分子做手脚,一方面也是让乘客习惯把垃圾带出去。啃凤爪吐出来的骨头,那可是蟑螂小强和老鼠们的最爱,但蟑螂老鼠可是地铁各种电缆和线路的大敌,这个层面上说,吐骨头不仅只是行为规范问题,更是安全问题,大意不得。

最后还是要提醒各位看官,想红的道路千万条,啃凤爪的这一条路险且窄,只可引以为戒,万不可模仿为荣。

凤爪此番开门红,还有一些不得不知的要素,啃得一嘴好凤爪,还要拉得一手小提琴;吐得一地鸡骨头,还要三年如一日啃凤爪不离不弃。而且,还要有这么多义愤填膺的好事者,否则的话,你就算啃了一只烧鸡,也无声无息不会红。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