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毅 > 包在馒头里的土豆心

包在馒头里的土豆心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贵州威宁,土豆抓在手里,玉米端在碗里,那就是我童年的主食,也是主粮,只是那里的土豆叫做洋芋,玉米唤作包谷,称为土豆,是随了东北的叫法,马铃薯,是随了专家的称谓。

    炉灰里的土豆,烤得外面焦黄,里面断生,那就是恰到火候的刚刚好最最香,糯糯的满足了舌尖,硬硬的满足了牙齿,饱饱的满足了肚子,现在自是痴心不改土豆粉一枚,不论怎么做的土豆,都是一个好吃。

    不过土豆的粉们说的不论怎么做,是说土豆的精气神在蒸煮、煎炒、烹炸后还是不变的。因此,就不难理解,那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的两年辛苦,牺牲了一万多个馒头试验品,高调上市的土豆馒头,为何在北京市场一直波澜不兴,并没有出现希望中的火爆。这含30%土豆全粉的馒头,得到的最高评价居然是:吃不出土豆味!科研工作者们当初应该就是奔着这无限接近小麦面馒头的口感杀将过来的。确乎,这消失在馒头里的土豆,认不出来尝不出来,土豆的粉丝们难免遗憾。

     联合国粮农组织很早就把土豆当作世界第四大粮食作物,这次国家层面启动土豆主粮化战略,也就是和国际接轨,给咱们国家的土豆一个名正言顺的地位。只是,战略的落脚点在于全面促进土豆的“粉化”,作为土豆的粉的一员,对这一股脑儿的“粉化”有点不适应。

     必须承认,土豆要成精必先成粉,馒头、面条、米线都能变,不过土豆中没有面筋蛋白,成型难和不耐煮都是不易克服的先天不足,硬是要后天来补,只能面目全非,味道也全非,既丢掉了原有土豆粉丝的心,又因为高冷的价格而无法开启一个崭新的世界。原本便宜的土豆,加上原本不贵的小麦粉,分开吃行不行?非要多花一倍的价钱,让土豆和面粉在胃里愉快地相会么?

      另外,土豆粉加工企业雨后春笋欣欣向荣,废水处理这个老大难的环境问题还是个问题,土豆粉加工设备只需投资数百万元,但废水处理设备则需上千万。

       还有,加工的粉做出来的馒头卖给我们自己卖得不算好,卖给别人也大不如前了。以前,我国的土豆淀粉是东南亚、东北亚、阿拉伯国家、太平洋国家的座上宾,无奈随着人民币的坚挺,导致出口量锐减,所以,土豆粉的出路几何,除了工业化运用之外,拍拍土豆粉丝们自己的肚子,问问咱们的舌头,量出为入是良策。

        至于土豆全粉可达15年的储藏时间,这个优点看上去所向披靡,不过,话说土豆可不单是靠着“省水、省肥、省药、省劲儿”的得天独厚,这走向主粮的前台,更多的是靠营养价值的天生丽质,土豆并不是来给水稻小麦们雪中送炭的,而是来锦上添花的,当真到了要发扬这漫长贮存优点的光景,没了得意,只有不得已。

        那么,问题来了,土豆网站和土豆馒头哪家强?看上去,没有深加工成土豆粉网站的土豆网站,比土豆馒头还是占尽先机。在云南、贵州、宁夏、甘肃等地,土豆一直都是主粮,加在米里一块煮,土豆煮熟了直接吃,所以,当地群众纷纷表示,天天吃土豆的荷兰人,对土豆的加工就已经是“深加工”了——蒸熟,剥皮,捣泥。

       前些日子2015世界土豆大会前,土豆厨艺擂台赛先暖了个场,只是,还是绕不开馒头花卷包子面条的固化思维模式,似乎没把土豆折腾狠了,就显不出科技含量和对土豆的重视。就像不少素斋,硬是要不惜工本来仿荤。事实上,土豆是地下苹果第二面包,添油加盐撒点糖做成的薯条都算败笔,破坏了吃土豆不易胖的营养优势之外,还把土豆推向垃圾的零食化道路,消弱了土豆的主食地位。细细丈量这逆流而上土豆馒头的碳足迹,至少在低碳环保上是有缺憾的。

      馒头里的土豆也就三分之一的比例,叫土豆馒头都透着三分之一的心虚。“粉化”土豆,莫如“强化”洋芋,让一直主粮的洋芋地区扬眉吐气,吃洋芋不是吃不到精米白面的退而求其次,洋芋随处坐下吃,是健康和福气。让叫洋芋的一下改成叫土豆,没必要,土豆当菜的一下改成当饭的,也没必要,土豆洋芋,当菜当饭,怎么叫怎么吃也都一样进肚子了。具体到买还是不买,吃还是不吃,远远不止一个土豆馒头的一厢情愿,好吃不胖还不贵,才是硬道理。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