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毅 > 谈虫不必色变

谈虫不必色变

近来网络江湖上风传,樱桃在盐水里泡上几分钟,会有白色小虫神奇地从樱桃里面爬出来,不少认证微博大声疾呼不要吃啊,厉声质问,苍天啊大地,还能吃什么?悲愤之情溢于言表。一时间,人心惶惶,樱桃,吃,还是不吃,成了一个问题。

美艳樱桃为人类所爱,果蝇无他,与人类同好而已。今年全国普遍气温低,樱桃果实成熟期大多迟了1520天,于是乎果蝇活跃期与樱桃晚熟品种成熟期不幸相遇。我买了几种樱桃,做了几组实验,但小遗憾啊,没看见,更没吃上虫,不少消费者也纷纷实验,只是见虫者多乎哉,不多也,100%的出虫率是耸人听闻罢了。

一则,有虫概率不高,吃几百颗能遇上虫就不得了;再则,樱桃果实内的果蝇卵及幼虫对人畜无害,也不具有传染性和寄生性,更不必担心没嚼碎的虫会到肚子里繁衍生长。甚至都看不见的无害的虫,和使用不当,可能有害的农药残留风险之间,自然是选择前者。樱桃原本是打农药很少的水果,如果消费者这么挑剔害怕果蝇,果农只好猛打农药来防治了。大家行行好吧,,不要愤怒声讨那无害的虫了,放过农残口碑很好的樱桃,逼迫冰清玉洁的樱桃变药果是很残忍的事情。樱桃没几天就要下市了,这些天价格相对亲民,莫惊慌,赶紧吃。

去年,星巴克被曝使用“胭脂虫紅”,引起6000多人联名抗议,星巴克不得已叫停这种动物色素。其实,这是一种由雌性胭脂虫干体磨细后用水提取而得的红色色素,也是唯一一种美国FDA允许既可用于食品,又可用于药品和化妆品的天然色素,各国对胭脂虫红色素的限量都不严格,也是因为其安全性为世界所公认。所以,要是在某食品包装上看到添加了价格不菲的胭脂虫红色素,就放心地享受其艳丽色泽吧。如果有人不愿意在享用喜爱的食品时吃进磨碎的虫子,那就慢慢克服心理不适吧。如果哮喘病人担心过敏,其实人工合成色素一样会引发过敏的,遭遇过敏,只有隔绝或逐渐脱敏。

联合国粮农组织前些日子郑重宣布,用昆虫代替牛羊肉,既可消解食物供给压力,还可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昆虫对土地的需求很低,对食物转化效率很高,这一切显而易见的优点,使得昆虫从众多潜在食物中脱颖而出,成为保障粮食安全,解决蛋白质短缺的方案之一。

君不见,《荒野求生》的主持人贝尔,这个和我们一样,站在食物链高端的男人,被大家尊称为贝爷,贝爷最喜欢说“这个东西呢,去掉头就可以吃”,然后张嘴就咬,虫子滋的一下飙出许多白色的浆体,但他还是吞了下去,大义凛然。昆虫只不过是不符合人类千百年来习惯了的食物审美要求,其实咬碎了再看大同小异 ,想想皮皮虾什么的还不满身全是脚。我的学生做了个小调查,人们更愿意接受油炸蚂蚱之类昆虫,但对红烧蝇蛆一类就面有难色。还是因为喜欢吃瘦肉的多,喜欢吃肥肉的少啊。

事实上,许多地方的人们早已经将昆虫列入食谱, “食虫”观念深入人心,法国好蝈蝈,柬埔寨吃蜘蛛,泰国吃油炸蟋蟀,美国有蝇蛆农场。昆虫入菜,菜名就很精彩:“水煮蝎子”、麻辣竹蛆酸辣蝉蛹汤““酱爆蚂蚁卵,味道也很令人神往,有生菜味的蟋蟀、有核桃味的蚂蚁、有奶油味的蝇蛆、有肥肉味的蚕蛹、有瘦肉味的蚂蚱,不一而足间,但见鲜、香、麻、脆、嫩面面俱到。

食虫会成新时尚,饭饭之辈的我们,一时半会儿做不到贝爷食虫如归的从容优雅,至少不要莫名惊诧,把对虫子的无名怒火和生来恐惧,迁怒于可怜的樱桃,以及胭脂红虫色素。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