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毅 > 癫痫日和情人节

癫痫日和情人节

      

    2002年,国际癫痫署、国际抗癫痫联盟和世界卫生组织共同发起了“全球抗癫痫运动”,以此纪念意大利一位著名癫痫病治疗专家,而这位癫痫病专家Valentine恰好与情人节Valentine’s Day 同名,因此他们宣布2月14日为“世界癫痫日”。

    疯狂的爱一如癫痫,少时凶猛,等到老了,病情依靠单一用药就能控制住了。等到老了,不用药病情也能很平稳,或者就用生酮饮食就能控制住了。所谓生酮饮食疗法,就是一种用来控制顽固性癫痫的食疗方法,由高比例脂肪、低比例碳水化合物、低比例蛋白质构成。

        张爱玲以为唯一懂得自己的胡兰成,如是说:“我们已入中年,三月桃李花开过了,我们是像初夏的荷花。”呵呵,中年的我们,怎可能还有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新鲜的美好呢,胡兰成这样说就有些不实在了,这个比方彻彻地有些煞有介事地不切实际呀。喜欢一幅图片,那是残败的凋零的荷花,那才是人到此时的准确描摹,透过接天莲叶无穷碧的假象,我们,至多只能是初冬的松柏。爱上层楼之时,既恐草木之零落兮,更恐美人之迟暮,现在年华,中年时节,所有的所有,都已然如斯,确乎是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也。 

 

    那些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忆,那些飞蛾扑火的置之死地,那些以梦为马的挑灯看剑,都一去不复返了。当下,愿意安谧地静享生活自然的旋律,哪怕,就已经老了,已经迟暮了。爱,是那些能够让自己变得更完美,能让自己通过这个爱更爱这个世界,更柔软和坚强的积极情怀。爱不是突兀的不知所以,不是不可把握的燃烧,是一种高贵的能力,一种快乐的生活方式。爱情,可以有,也是熟透的爱情,如果能让心境处于这般状态,就是爱了。千帆过尽,爱只能是建设性的和缓着平衡的美好,孤注一掷破釜沉舟的所谓爱情,是心灵不足够强大时分的脆弱和自私。当然,年少时分,是不可能都理解体悟的,成熟,是一个过程,需要经过春夏秋冬,寒冬酷暑,那些成长历程中的苦痛,就是成长本身。爱,不仅是肌肤之亲,更是人生荆棘路上的光荣和梦想。 

     

    情人,远没有爱人这个称谓美呀,但好歹也还是,还美好的称谓,悦耳悦目悦心悦意悦情悦智的两个人,在一起,灵魂知己,心灵伴侣,自是可遇不可求的幸福。“老公老婆”的自是不美,但是风靡大江南北,一如老抽生抽。先前上海曾经是富裕的象征,白酱油红酱油就说得比较普遍,而后广东狂飙,四海之内都“抽”了。细考起来,这老婆就是荷败莲残。落叶归根成老藕的时候,称呼什么都不必介意了。只是叫老婆婆,更温馨一些。老公,则无论如何,都没有意蕴的,除了宦官之意外,最多是赤裸裸的公母之原生态。

 

    情人节,以及七七鹊桥相会背后,都是悲凉的爱情故事,这种悲的末了,都不是老了的人喜欢的状态。舒缓温暖的爱,是中年的幸福底子。过过这个节,可以为日复一日相同的原生状态寻找一点不一样的可供回忆的美好。

    这是两年前的文字了,有些心境还算相同,就拿出来放在这里,应了当下来势汹汹的风花雪月,诗情画意。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