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毅 > 土豪草之何去何从

土豪草之何去何从

“土豪”俨然是当仁不让年度热词,号称极草的虫草,动辄十几万元、几十万一公斤,谓之土豪草才是名副其实,苹果土豪金与之相比,真真个相形见绌,活该自惭形秽的。

所谓虫草,全名冬虫夏草,本质无非真菌之一种。有一种叫蝙蝠蛾的昆虫,把卵产在土地上,寒冷冬季里,蝙蝠蛾的幼虫就钻到土里面去,土层里自是暖和一些,吸收植物根茎汁液后的幼虫,和我们想的蚕宝宝一样肥肥胖胖。可爱的虫宝宝蛰伏在地底下,躲过了寒冷,却躲不过一双魔爪——这就是虫草真菌的孢子,悄悄地钻进泥土,悄悄地钻到蝙蝠蛾幼虫小小的身体。我们熟悉寄生虫的说法,这回可是倒过来了,虫被寄生菌寄生了。在海拔3500-4500米雪域高原漫长的冬天里,虫无私地慢慢供养着慢慢生长的孢子菌丝,还算相安无事,一起沉沉冬眠,耐心等待气候转暖。

终于,温暖的夏季来临了,虫和孢子都不满足于在黑暗的地底下了,都想要出来沐浴阳光雨露。幼虫攒足了力量想破土而出,无奈贪婪的孢子疯狂攫取尽了幼虫身体里的营养,幼虫仅只将身体努力成直立的姿态,甚至还未见到明媚阳光,就彻底结束了生命。幼虫的生命就化作了孢子生长的养料。幼虫死,孢子长成了虫草真菌。现在清楚了吧?实际上,我们吃的无非就是长出来的真菌罢了,所谓的冬虫已经变成夏草的养料了。

近来,江湖上风声紧,礼品经济一块自是折损不少,加之其他各种不利,据说虫草开始应声跌价了,跌了一两万呢。话说“宁要虫草一把,不要金玉满车”,细琢磨,跌个十万还是天价,降一两万不过毛毛雨啊,和北京学区房的房价直降一两万的意义也就差不离的。其实猛涨比降价,对于囊中羞涩者,还更得安慰呢:越是天价,越断了惦念之心,无欲无求。

在还不算遥远的上世纪90年代中期,虫草终端售价不过涨到2000元一公斤而已,当下,高额利润促使虫草造假和打假都成了产业,君知否?虫草重金属检测仪的市场销售业绩不错呢。

虫草的药用价值完全被漫无边际地无限度夸大,药用价值和其“天价”已经没有任何关联度。天价虫草的盲目崇拜,并非高端大气上档次,无非是土豪愚昧的笑话。所有药材,要论无病防病,有病治病,包治百病的神话,那就确实是神话而已,哪怕这天价极草也是担待不起的。普通百姓安心吃点香菇、枸杞,才叫低调实惠有内涵。

虫草、燕窝、海参等等,我将其看成一种小众奢侈品,也就是非必需的,用以显示社会阶层和个人财富的商品,让有钱人花钱,没钱人赚钱的朴素经济规律发挥到极致罢了。不言而喻,奢侈食品存在的意义远远要大于自身营养和保健价值,是真土豪或假财主企图区别劳苦大众,找到足够自尊的一种象征,心理优越感的符号体验价值远远大于实用价值。

不以为自己是囊中羞涩的芸芸众生之一员有什么耻辱,不以为虫草、燕窝这类不着边际的奢侈品是成功者的标配,不迷信虫草能担起妙草回春的重任,那么就能任草之热炒俏卖,潮涨潮落间自不卑不亢。均衡的朴素膳食,就能快乐健康。不过,人穷胸怀在,对有钱人吃虫草燕窝海参也不该冷嘲热讽。

哪怕所有科学家天天连篇累牍,苦口婆心宣传鼓励科学理性消费的重要性,说此食品和彼食品在营养价值上并无区别,都无法改变奢侈食品存在的状况,此消彼长,此退彼进。因为必须承认,消费方式和消费水平,在一定层面上,依旧是决定一个人阶层归属的重要标识。

我是俭朴主义者,但以为应该容忍有钱人消费他们认为与他们的身份、品位匹配的商品。消除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平均主义思维,从理解天价虫草做起,理解先富起来的人们合法地奢侈消费。咱们乐呵呵地吃五谷杂粮,喝豆汁大碗茶,既不羡慕嫉妒,更不恨。

普通人闲来还能顺带呼吁一下,吃虫草可,但不可损害高原脆弱的生态环境,这就是匹夫不敢忘忧国的境界了。土豪们能嘴下留情,悠着吃,就是流淌着贵族的血液了。人工种植的真正虫草还尚未成功,科研人员还需努力,这才是打破虫草天价的重要筹码。努力满足高端消费者需求,只要不行骗,积极意义显而易见,让富人们把口袋里的钱心甘情愿掏出来,活跃和拉动了市场,有什么不好呢?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