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毅 > 地沟油和腰围

地沟油和腰围

       地沟油魅影总现,死而不僵。其实,清淡少油的饮食方式,就是想不出来地沟油里加蓖麻油的狠招,估计断了大部分源头的地沟油,尤其是断了对油如饥似渴的大部分强劲需求,地沟油自也就多不到哪里去。

       地沟油和腰围,两者之间虽不是水涨船高的关联度,但也非风马牛不相及,细思量,其内在联系还是深刻的。 

  豆油是中国第一大植物油品种,食用消费占总量的85%以上,当下国产大豆产量在1500万吨上下徘徊,远远不能自给自足,目前每年还需要进口5000万吨转基因大豆,方可满足乍富起来的国人对油和动物蛋白的热爱。但看那地沟油规模化运作的架势,目前的油还是供不应求,需要资源化利用的地沟油搭把手,查缺补漏。

  这种对于油的强劲需求合理么?属于应该满足的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需要么?

  目前城市居民平均每日油摄入量为50在上下,其中大城市可高达80克,远远超出25克的健康推荐量。从健康角度看,不应当鼓励,应当限制,应当反省,比广场上人散留垃圾更需要反思:我们实在是吃得太油了。

  曾经,一碗白米饭,拌上一勺猪油,加点酱油,堪称梦里寻他千百度的美味。现在猪油都被打击得不敢抛头露面了,但实际上,在清淡饮食的背景下,一勺猪油最多12克左右,绝对不会超过日摄入油脂限量。植物油在长胖的“贡献”上,和猪油是不分伯仲的。敞开了吃各种各样宣传得天花乱坠的植物油,一样是为肥胖添砖加瓦。

  就在过去的十多年,中国人一步并作三步胖,平均增长的体重几乎等于西方人在过去30年平均增长的体重,力拔全球近年来腰围增粗速度的头筹,颇有大器晚成,昂首走向肥胖的气势,后来者居上之迅猛可谓后生可畏,“与食俱进”、“与胖同行”的糖尿病、高血压、冠心病等,自也是飞速跃进。

  尽管我们的腰着实粗起来了,但在闹市街头,一眼望去,美国人的腰仍然更加壮阔。确实,他们不瘦,但是别忘了,在猪油拌饭的不可或求之前,祖祖辈辈我们都是以植物性食物为主、动物性食物为辅的膳食结构,但在这经济迅速崛起的一二十年里,高脂高热量饮食在暴富之后成了时尚潮流,我身依旧是往日身,高脂饮食冲击下措手不及。同样的西式饮食方式,亚洲人患糖尿病的危险远比西方人要高,同样的肥胖度和将军肚,亚洲人的内脏脂肪比例更高,潜在风险更高。所以,在腰围上,我们要高标准严要求,和日韩相提,不和欧美并论。

  日本街头一目了然的胖子是极难发现的,倘若有也是外国旅游者居多。那里的老中青一视同仁,只分性别,不论年龄,强制性要求男性腰围不得超过85厘米,女性必须控制在90厘米以下,腰围超之,轻则教育和治疗,重则个人丢工作、企业被罚款。东京街头和北京街头两相比较,咱们的平均腰围完全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向国民腰围宣战刻不容缓。从官到民,当以腰围超标为耻,以腰围达标为荣,自爱,从爱国之点滴做起,从自己做起,就从吃油不超标做起。

  所谓后发优势,就是通过观察先动者的行动及效果来减少自身面临的不确定性而采取更有益的相应行动。胖子多、心脏病多、高血压多、中风多,让美国梦褪色不少。在国人膳食结构上,确乎没有做到前车之覆后车之鉴,完全没有显示出后发优势。从油的消费量,从地沟油的喧嚣可见一斑。另外,中国传统饮食之金科玉律“食不可无绿”,被弃之如敝屣,每天人均500克的蔬菜摄入量,缩水为三明治汉堡包中一片生菜叶子和一把维生素片或胶囊。“五谷为养,五菜为充,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之养助益充循自然的均衡膳食结构,在西风东渐中渐行渐远。

  1克油即可产生9千卡的热量,50克就满足了一个女性一日所需能量的四分之一了。如果每人每天多吃进一汤匙的油,无论合格的动物油、植物油,还是不慎入口的地沟油,一个月后体重增加一两斤无悬念,一年增加十几斤轻而易举。

  苦口婆心至此,再回到地沟油话题,倘若清淡饮食,光盘行动,厉行节约做到做好的话,无异于从源头上切断了地沟油之泔水油来源,因为泔水已无固形物和油水可捞。吃得少,也就有可能讲求少而精,没有需求就没有生产,算是间接遏制了地沟油之其他来源。从地沟油看到腰围的角度,强调个人健康的社会属性。一些健康基础指标的硬性要求,比如腰围,或许不符合一些经济学和自由主义的思维方式,但确实是国富民强可持续发展的燃眉之急。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