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毅 > 开启植物变蛋的光辉岁月

开启植物变蛋的光辉岁月

     美名其曰“Beyond eggs”的超级蛋上蛋,简而言之就是人造“植物蛋”,远而溯之似乎和内地“假鸡蛋”剪不断理还乱。不过,尽管二者都是人造,都在模拟,都孵不出小鸡,但此蛋假还是非彼假蛋。

     人皆诛之的“假鸡蛋”,是用海藻酸钠、明胶、氯化钙、水和色素变的一个视觉魔术,形似而神不似,可看不可尝,一戳就破的江湖小把戏,完全经不起舌头的检验;而现今闪亮登场的超级“假鸡蛋”,形假而神不假,用高粱、大豆、豌豆等12种植物的萃取物混合加工而成,虽说眼下还缺少碳酸钙做成的蛋壳,还缺少蛋黄蛋清泾渭分明又亲密依偎的玲珑剔透,准确说应该叫“植物混合蛋黄粉”,可以仪器检测来分析,可以闭上眼睛来品鉴,在营养价值和风味口感上,都无限逼近真鸡蛋做出来的蛋黄酱。据报道,此人造蛋的营养价值比真鸡蛋还高出四分之一,估计是蛋白质含量更高,而且没有胆固醇之忧,保存期比生鲜鸡蛋也更长。这就是名副其实的植物变蛋,也可以叫植物混蛋,不过后者不甚好听。

     这,至少对于不讲求鸡蛋形态,只讲求鸡蛋质感和口感的鸡蛋需求大户——烘焙业,有价格优势的植物变出来的蛋,或许是前途无量的潜力股。且看国内烘焙市场需要的鸡蛋,可是120亿人民币的庞大体量,当下横空出世的这植物蛋,绝非扯蛋,而是大有如今欲平抑烘焙蛋价,舍我其谁的淡定气概。做鸡蛋期货的该是在瑟瑟发抖了吧?

     李嘉诚先生曾经说,一个新生事物出现,只有5%的人知道时,赶紧做,做早就是先机。不过,这植物蛋虽不是尽人皆知,可也确实算不得先机。追本溯源,佛家的仿肉素食斋菜,就是这种人造蛋的真正鼻祖,这可不是一时半会,绝对是历史悠久。近的抛开臭名远扬假鸡蛋的源头不论,中规中矩努力尝试用植物提取物来做鸡蛋替代品的公司,国外市场也不鲜见,技术配方各有千秋,可惜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

     这一次被幸运相中的黑马创业者,可谓英雄不问出处,并非自然科学背景的食品科学家,而是一位研修社会学,热心动物权益的有志青年,不过这位创业者把名人先投、先行、先吃的轰动效应发挥到极致:总是能先行一步把握先机的李嘉诚先生真金白银的投资,比尔盖茨的领衔顾问,布莱尔的亲品慢尝……李先生抛售房产转投蛋,盖茨减持股票转爱蛋,布莱尔不问风月转品蛋,由不得,普天下都在关注这枚不能辜负的蛋了。

     倘若任由这几可乱真的植物蛋,这比真鸡蛋便宜一半的人造蛋,凭借无往而不胜的低价横扫食品加工市场是指日可待,那么,难免有人半真半假地先天下之忧而忧,真鸡蛋会越来越贵,能吃上有壳有型的茶叶蛋,或许当真有一天会成奔走相告的土豪行为;

     或许,这一植物蛋的颠覆式创新,终将带来鸡势力的剧减,禽流感不再和鸡有染,不用再纠结杀鸡给猴看,还是杀鸡保人命了;或许,在这场轰轰烈烈的母鸡解放运动中,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古老哲学问题,慢慢就成了传说。

     远景展望至此,估计有人在为母鸡面临的下岗危险而着急了,不过对此我还是持乐观态度的,毕竟,在这个有志青年创业者让人造鸡肉活色生香之前,下的蛋可以孵出小鸡的母鸡,还是会受待见的,最不济还可以熬味道鲜美的老母鸡汤,母鸡还是有出路的。

      最受益的是蛋都忌讳的素食者,以及只对鸡蛋过敏对大豆不过敏的人群,以及想吃鸡蛋又对胆固醇斤斤计较的人群。

      当然,我以为,世间名字千万个,何苦来一定要和鸡蛋争锋,既然没有追求达到鸡蛋的栩栩如生,那么叫做“植物合成蛋白”,或者高大上为“植物混合优质素”更为妥帖。此植物混合配方的创意,虽生发于鸡蛋,优越于鸡蛋,但本着对植物食材的尊重,突出植物来源的本质是更合理的。

       不过,恕我不能发财,总是愚钝慢一拍,总觉得这人造植物蛋可以无限趋近真鸡蛋,在配方上做做文章,更上一层楼几层楼也不是天方夜谭,但取而代之还是痴心妄想。仅说风味,蛋糕饼干一类的可以眼不见而不计较,但芙蓉蛋、蛋炒饭、荷包蛋、水煮蛋这些,怎一个植物蛋可以顶包蒙混啊?且慢,“个”这个量词要与时俱进,论“瓶”称“勺”。

       不过,据世卫组织统计,十五年之后,全球肉类年产量将增至3.76亿吨,但这还是跟不上世界人口增长的步伐。确乎,这个植物蛋事业,是植根于重新架构蛋白质经济的高屋建瓴,是这个美国青年创业者反思美式饮食之恙,试图用以假乱真的植物蛋白,去满足人类与生俱来,且不断增长的动物蛋白欲的呕心沥血之作。

       从蛋入手,从技术上说,这是捡软的捏,蛋黄酱毕竟比人造肉的难度系数低多了。事实上,禽蛋相对于红肉和奶,那是相当的环境友好了,不过,也还是能在植物替代中挤出很大的空间,据这个创业者声称,如果母鸡不再下蛋,都靠植物变蛋,那么全球所节省的粮食将达1亿吨以上。

       一个煮熟的真鸡蛋,大致300克二氧化碳排放量,而一份牛肉汉堡则是6000克的碳足迹。所以,可以想见,总是先行一步的先知先觉的李嘉诚先生,把握的是“碳约束”时代的先发优势:现在人造蛋是小试刀枪,如何不依赖动物养殖,让人造牛肉从试管走向规模化生产,那才是终极大牛。

       末了多句嘴,这个他国创业者迫切希望找到一种易于种植的混合型植物,希望用某种方式混合时,可以复制出鸡蛋的属性。这个想法和我国古代劳动人民对龙的朴素想象大抵相仿,或许现代生物技术可以助其一臂之力。但这植物蛋可是严格遵循非转基因身份认证的,想得再通透些,其实大可不必纠结于此,如果地球真到了必须忘记牛肉,只吃假蛋的那一天,直接喝豆浆,吃高粱,煮豌豆,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