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毅 > 夏至已过且说狗

夏至已过且说狗

     夏至昨已至,今是夏至三庚便入伏的第一日,数到七月十八日,就是初伏了。“夏至狗,无路走”,过了夏至这个坎,再说狗,笔者读者都心平气和云淡风轻了不少。

     对狗的爱,大抵有两种表现形式,一种爱活的,一种爱熟的。前者可爱,后者可口。前者曰狗粉,后者曰狗肉粉。和我一样沉默的大多数,对狗粉和狗肉粉的激烈对峙,无非风过耳,一如对豆腐脑的甜咸大战洞若观火。

     在我的家乡贵州,有经得起推敲考证的,从三国时代一路走来的,低调淳朴的花江狗肉。蘸水别有一番讲究,手搓糊辣椒面洒上花生碎末,加上半块豆腐乳,以及葱姜蒜等搅拌均匀,从沸腾的汤里捞出切得薄薄的狗肉蘸着吃。记忆中煮狗肉的汤是一定要配上狗肉香的,我以为就是青翠碧绿的薄荷叶。狗肉的味道在薄荷和蘸水中模糊了,只有糊辣椒面的香,穿过十几年的漂泊日月,吸吸鼻子还能闻到。

     我在贵州矿山里长大,每年油菜花开时节,正是狂犬出没的高峰期,矿上都会因为狂犬病死好多个人。对于狗的恐惧从童年起就根深蒂固了,油菜花灿烂的明亮被蒙上了死亡的阴影。京城大街小巷上的大狗小狗,我都一律敬而远之,电梯楼道狭路相逢时,就是抱头鼠窜逃为上的懦夫状。去养狗的朋友家做客,熟悉的都会先把狗关在阳台上厨房里,再迎我进屋。

      狗肉于我,以及绝大多数的我们,都是可吃可不吃的,碰巧偶尔食之也不觉冒天下之大不韪。其他常食多食嗜食者的数量,囿于狗肉不菲的价格,想来也多乎哉不多也。狗肉搭台经贸唱戏的节庆,确乎是过了。吃狗肉这样一个散发事件,变成大张旗鼓的浩荡声势,让1万多只狗在夏至那一天,当街现宰活杀,一齐一命呜呼,这血腥的杀戮场景,会给当地孩子留下心理阴影的。对杀狗的怕,一如我对疯狗的怕,夏至这个节气一如油菜花,也被阴影了。

     城市里的藏獒金毛博美哈士奇不幸失踪了,狗主人要从其他角度破案,都赖在狗肉粉们身上是不公平的,狗肉粉大抵都喜好中华田园犬一类土狗,资深吃货们是很挑剔的。爱狗的人们也要包容一些,酒肉可以穿肠过,佛祖照样心中留。专门养殖,经过检疫的食用菜狗,与猪牛鸡鸭是一样属性的,煮熟煮透的狗肉是不可能传染狂犬病的,100℃只需2分钟就可使狂犬病毒完全灭亡。再扯远一点,猪的智商也快赶得上狗的了,猪鼻子比狗鼻子还灵的,可惜呀,就是胖了点,外貌决定命运,猪有猪命,菜狗有菜狗命。

     中国有1.3亿条狗,稳居世界第一。北京,截至去年登记在册的狗有上百万只。北京每年有八九万人被狗咬伤,前年狂犬病死亡13例,去年7例。北京平均每天有20多名儿童被狗咬伤,其中半数以上的咬伤并不是由儿童主动挑衅导致的,还是狗主动攻击孩子。北京如此,其他可以类推而得知大概。看着上面这些数字,爱狗的,爱狗肉的,都会感到生生的、冰冷的疼。

      伏天将近,狗易躁,遛狗多,人穿少,被抓伤、咬伤的几率都增大了,散步遛弯的多加小心,遛狗的一定记得系绳子拉链子,如果再给狗戴个口罩就太好不过了,不仅防霾,又给像我这样怕狗的人增加安全感。

      墨西哥城因为狗屡屡咬人,开着好多辆机动手术车,街头路边给流浪狗进行绝育手术,人道地减少流浪狗数量。推广狗用避孕药,尝试狗用避孕套等狗道主义,只是调侃罢了。但是去势的狗,声带切除的狗,弱弱地问一句,你们,有菜狗们快乐么?

      只要皮肤破损部位被狗舔过,或者粘上狗唾液,还有看不见出血的轻微抓伤,和血淋淋的咬伤抓伤一样,都必须严阵以待,流水反复彻底冲洗创面,用力挤压伤口,将污血挤出,冲洗后用医用酒精擦拭,不缝合也不包扎。最重要的是保证在24小时内,当然是越早越好,去正规医院接种疫苗,严重的还要注射专门的免疫球蛋白。只有狗的狂犬免疫接种率达到70%以上,才能形成有效免疫屏障,就北京都还差得很远,所以被咬后一定不可心存侥幸啊,赶紧去医院正规处理。被自己家可爱的小狗狗咬伤了心存侥幸,最后不幸狂犬病发作死亡的临床案例,也是时有发生的。

      末了,回答一个读者的问题,家里养的狗晕车啊,怎么办?狠下心让狗狗多旅行吧,慢慢让狗习惯不晕车,待明年夏至,车里和家里就一样了。

      末了,有个小小希望,待明年夏至,人吃狗不是热点,狗咬人还是新闻。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