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毅 > 从环境的眼看食品安全

从环境的眼看食品安全

环境是农业安全的倚靠点,农业是食品安全的始发点,现如今,环境问题已然成为食品安全问题的一个触发点:狼就在那里,狼是会来的,狼就要来的,狼已经来了。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这是飞速发展过程中,每个国家都不得不面对的狼来了,不必惊慌失措方寸大乱,但也要了然于胸防患未然。

食品安全中的微生物污染问题,可以通过推行良好操作规范、完善食品安全保证体系有效控制,食品的造假、掺毒,可以通过诚信重建、重典治乱等举措得以遏制,但环境污染本身造成的食品安全问题,烫手、棘手,一如一滴墨水滴进一池清水中,进易出难。

从全球化来剖析环境和食品安全的关系并非生拉活拽,而是有理有据。削减成本乃全球化工业体系之第一要务,上世纪80年代以来,污染严重的环境不友好产业逐渐由西方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移,高生产、高能耗、高污染的“世界工厂”就不得已而成之了。

就说迄今还阴魂不散的毒胶囊,农药废渣盐,镉米杀机等等,之所以粉墨登场,都有赖“世界工厂”构筑的滋生温床。先看毒胶囊,我国三步并作两步走地走成了世界皮革加工中心,全世界每年产生的皮革固体废弃物中,我国就占了将近三分之一,这些固体废弃物主要都是铬革渣。脱铬工艺费时耗力花成本,面对如此海量的铬革渣诱惑,追求利润最大化的无良厂家就直接将其加到食品药品中来变废为“利”了。

再说农药废渣盐,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草甘膦生产国和出口国,但这老大当得窝囊,既无出口注册,也无品牌,还无专利,利润可想而知,自是少得可怜,因此回收利用氯化钠含量很高的废渣是资源化利用的正道只是不良商家逐利心切,农药废渣盐就暗度陈仓走上餐桌了。

再说镉米等重金属污染的全球化背景,一则全球类似镍-镉电池这样的生产厂家都愿意漂洋过海到中国安营扎寨,二则进口磷肥长驱直入;三来,全球庞大的电子垃圾中之五分之四最后落脚亚洲,其间之十分之九进驻中国。中国大大小小的企业不遗余力、不计环境成本地生产,提炼,回收,“宝”运走,“废”留下。空气、土壤和水,都蒙上了重金属以及环境内分泌干扰物等污染的厚重阴影。如此,镉米也是意料之中的痛。

与此同时,在工业原料廉价又没有任何风险地获取,这些化工原料就暗度陈仓摇身一变成了食品原料,毒李鬼层出不穷,臭名昭著的三聚氰胺奶,苏丹红蛋,吊白块粉丝,霉克星糕点等等,都来源于此。而且,这些假李逵们还狠狠地败坏了食品添加剂的名声。

毋庸讳言,农业源污染也在破坏食品安全的环境品质上火上浇油。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我国的农药使用量每年百余万吨,到达农作物上仅只十之二三,十之有五落在土壤里,余者飘浮于大气之中。我国化肥平均用量是世界公认警戒上限的一倍多,是欧美平均用量的四倍还多。

就应景举例说雾霾吧,看看身居其间的农作物,受害和施害之间的痛。口罩和空气净化器是雾霾里人们讲究的标配,农作物们没有这讲究的福分,但也有不想将就的苦衷:厚重的雾霾阻碍了阳光布德泽,作物生光辉,光合作用吃不饱喝不足,呼吸作用、蒸腾作用唉声叹气,直接影响农作物产量和品质。只是,施用化肥时多多益善的土豪做派,让那些农作物实在消受不起的多余氨氮,挥发后成为微生物喜爱的培养基,微生物颗粒的二次气溶胶,也就成了咱们特色雾霾的一部分。

有苦难言的还有冰清玉洁的有机食品,在当下环境状况下,覆巢之下无完卵,独善其身难上难,质本洁来还洁去就有了乌托邦的意味。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还是难逃“投机食品”和“有机可乘食品”之嫌疑。

环境问题“狼来了”的声音由远及近,深陷其间的食品安全自是不能隔岸观火,但亡羊补牢未为晚,也不必杯弓蛇影。食品安全岌岌可危的态势,倒逼中国工业和农业转型升级,世界工厂要变成环境友好的绿色工厂,粗放农业要变成精准高效的绿色农业,这是食品安全长治久安的必由之路。

看发达国家来时的路,环境问题,包括雾霾,在人均收入一千美元时初露端倪,在三千美元时肆虐猖狂,坚持发展,向前走不停歇,一万美元时大为改观,三万美元时海阔天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路上的此刻,莫急,不躁,众人拾柴的火焰,社会共治的热度,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暖,春天的暖,花开的好,食品的安,就都在看得见的前面。

 

 

 

推荐 4